.

對抗.對話

除了極右思維,美國大選後,當地極左思維同樣令傳統左右兩翼更兩極化、雙方難以溝通。 為甚麼這樣說?近日英國媒體 Channel 4 訪問多倫多大學心理學教授、臨床心理學家 Jordan B. Peterson。 Jordan Peterson 去年曾力撐 Google 工程師 James Damore ,並因而引起社會極大爭議。事件更令極右想拉攏他加入陣營,而極左則將他抹黑為 Alt-Right 之流。不過,他已多次重申自己不是種族主義者,而是古典自由派。 今次訪問相當受大眾關注,主要原因是左右兩翼終有機會對談,交流表述意見。然而,面談卻完全展露西方左翼潛在問題——節目主持 Cathy Newman 似乎早已有自己一套想法,完全不想聽清楚 Peterson 的回應,甚至嘗試扭曲對方說法。相反, Peterson 則堅持以證據、道理表述意見: Newman: … 百分之九的薪酬差距,這是男女性時薪中位數的差距。是確實存在的。Peterson:對。但這是由多個原因引起的。其中兩個是性別,但不是唯一的原因。如果你是一位稱職的社會科學家,你永遠不會只做單變量分析 (univariate analysis)。你指女性整體而言比男性薪酬低。Okay。那就將此分拆為年齡、職業、與趣和性別分析。Newman:但你的意思是,基本上,女性登不登到上領導地位並不重要,因為這正是令薪酬差異傾側的原因,是不是?你的意思是這只是生活中的現實,女性不必要去爭取最高層位。Peterson:不是,我不是說這不重要。我是說這是出於多個原因。Newman:對,但為甚麼女性要忍受這些原因? Peterson:我不是說她們要忍受!我的意思是男女薪酬有差異只基於性別的說法是錯的。而且的確為錯誤。 完全沒有懸念。現時(就薪酬差距)已有多變量分析 (multivariate analysis) ⋯⋯ Peterson 更從質問中再次令主持人察覺自己。當時, Newman 問及 Peterson 是不是「有跨性別恐懼」。事件源於 2016 年, Peterson…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