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景、生育、香港。

話說昨日留意到太空人 Chris Hadfield 在 Facebook share 了一張取自一篇題為《How Common is Your Birthday? This Visualization Might Surprise You》(Daily Viz)。該圖表畫出了左美國 1994-2014 年、每月每日的出生數字。

前景、生育、香港。

話說昨日留意到太空人 Chris Hadfield 在 Facebook share 了一張取自一篇題為《How Common is Your Birthday? This Visualization Might Surprise You》(Daily Viz)。該圖表畫出了左美國 1994-2014 年、每月每日的出生數字。

美國有這樣的數據圖,但香港有沒有類似數據?簡單 Google 後,發現專研數據的 Blogger 梁啟智曾經整理一張 2016 年數據的圖表 。因此我再整理並納入 2012–2020 年,以及 2004 年(稍後解釋原因)出生人數數據,看看這 9 年,香港每月出生人數的變化。

首先先看看整體趨勢:

香港 2012 年起,出生率基本上是有減少趨勢,由 2012 年高達 9.1 萬人、跌至 2013 年少於 6 萬人,再在 2016 年起不斷減少,至上年更加銳減至 41,955 人。2012–2013 年發生了甚麼事呢?翻查維基百科,2012 年發生甚麼大事?

  • 梁振英以 689 票當選特首;
  • 雙非孕婦爭議、「反蝗」風氣越演越烈;
  • 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孔慶東發表「香港人是狗」言論;

對前景迷惘,或多或少都有機會令港人生育意願減少。或者我大膽試試以香港大學民意研究所的「對香港前途有信心」數據對比(該數據每年有 1–2 次,我將取其平均數):

從以上圖表也可見到,市民對香港前途信心,可能也與港人生育意願有一定連繫。

再 Zoom in 一點,我們看看近  8 年的數據。

先看平均數值,其實新出生數字都是界乎於 4–5,000 水平,沒有甚麼大變,但我們特別可留意是 2020 年的數字,香港全年大部份月份的出生數字都低於平均數。參考港大民意調查於 2019 年上半年的數據,當時香港市民「對香港前途有信心」只有 39.3% ,而「對一國兩制有信心」則只有 41.3%,加上 2019 年社會動盪,相信也是令港人不願生育的主因。

我們可再對比一下同樣是「信心低位」的 2003 年,在之後的 2004 年,出生人數也有比平均數少的情況,而當時香港市民「對香港前途有信心」也只有 39.9% ,但仍然未如 2020 年般低。

不過,唯獨不同的是九月,新生嬰人生突破 6,026 人。以懷孕周期平均約 268 日估算,即是懷孕開始多在 12 月開始。究竟 2019 年年底發生甚麼事令人一轉態度?會不會是區議會選舉報捷?又會不會是其他未知原因引起?相信需要更深入研究。

另一個更值得跟進的問題是,2021 年又會變得怎樣?外國有人認為在疫情封鎖政策下,眾人「無所事事」,或會觸發新一輪嬰兒潮。不過澳洲廣播公司就發現至少在已發展國家,危機之下,生育率有機會不增反跌。他們引述美國智庫組織 Brookings 數據發現,在 1917–1920 年西班牙流感爆發之時,美國出生率也有所下跌。順帶一提,第一次世界大戰是在 1914 年爆發、1918 年結束,大戰也有機會令人民對前景變得更悲觀。

至於香港,在疫情之下,加上去年《國安法》實施,港人 2020 年生育意願應該較弱,而我也大膽估計一下:2021 年出生數字,相信也有機會再創新低。

GitHub Jupyter Notebook (稍後上載數據)

來源:

香港統計月刊

香港人口趨勢

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

後記:
順帶一提,要從香港政府網站尋找有用數據並不容易,香港互聯網協會去年 5 月就曾發表報告,指香港政府公開數據資料雖然豐富,可惜發佈標準不一等,整體未合符開放標準。